Block的药水研究协会

没什么干货的自我介绍↓
这里方块/药水
从来不务正业游手好闲人士
什么都干但是什么都懒得干(√)

FGO安b服咸鱼玩家,本命杰基尔/海德
贝蒂小恩二姐他们我也很喜欢
CP的话最喜欢海杰!也吃崔贝/闪恩
APH最喜欢宅菊,也是东国厨和伊厨xxx
极东死忠粉,其次推dover/冷战/中欧夫妇
雷点露中和岛国组(。)
舰R猫服萌新,威利小天使我对象(bu)欧根和隼鹰也超喜欢【大家都很可爱啦×】
最近在看假面骑士exaid×全员都超可爱的说
cp的话喜欢花镜/帕梦/檀九
坚决不吃花妮(一碰就死的那种雷)

扩列请→3177619710
不扩D5,碧蓝和凹凸厨

这组也很可爱!
【其实想表达的意思是英团给伊团变了一串Italy型的烟雾(bu)】
(魔法棒不会画别打我啊啊啊啊啊)

作为新人来说是不是太非了? |・ω・`)

感觉自己有病
【不打角色tag,要脸】

【环太平洋组】超/大/国喝醉后的逃生可能性?(一)

*感谢 @罩幻师-晴颜 帮忙整理…

露厨的朋友慎入(明示.jpg)

新人第一次发文,bug很多_(:з」∠)_求不打。xxx

虽然tag是环太平洋但是前两章没有阿尔Orz而且前几章废话超多(bu)

纯属娱乐,全员OOC,请自带避雷针

新闻涉及时间有错乱+没有口癖的老王注意

至于他们为啥能看懂中国新闻,这个在下就不知道了(笑)

——————————————————

本田菊已经很久未遇到过如此恐怖的情况了。

这几天一直为了自家上司摊上的那些事忙得焦头烂额,难得休假一日,应邀来王耀家做客,却又因天气原因在途中遭受诸多阻拦,几经辗转,好不容易抵达了王耀的住址,前来为他开门的,却不是王耀。

“诶?是本田君啊。”伊万·布拉金斯基倚在门边,笑眯眯地朝门外一脸愕然的访客打招呼,“下午好呢~你怎么来啦?”

什么情况?本田菊望了望门牌号,又在心里默默把王耀家的地址认真核实了三遍。没出错吧?为什么是这个人啊?!难道是王耀邀请来的?那为什么偏偏是今天!?王耀难道不清楚他俩的关系……

“下、下午好,伊万先生。”他强行保持表面上镇定的状态,向伊万回礼,“在下应耀君之邀前来拜访,不知他……”

“王耀的话,正在做饭哦。看见你他肯定会很高兴呢————”伊万伸出手,将本田菊拉入屋内,“呐,先一起来喝杯茶吧。”

“哈啊…感谢您的好意。但在下认为还是先告知耀君一声为妙……”本田菊勉强挣开伊万,“暂、暂且失陪…”然后未等伊万做出反应,便迅速走向厨房。

——————————————

“小菊?!哎呀你可算来了——”一进厨房,本田菊还未开口致意,正忙碌着的王耀便放下了手中的活,激动地冲过来,张开双臂就要给他一个hug。“抱歉,因天气原因在路上耽搁了。”本田菊迅速往旁侧一闪躲开了他,但还是伸手扯了他一把防止他撞到墙上,“…失礼了,不过您也不必如此激动吧,在下明明上周才与您会面过。”

“哎,你不知道啦。”王耀扑了个空,倒也不恼,“今天总感觉周围的气氛有点恐怖……你一来总算感觉好点了啊。”

“诶?莫非是因为…?”

“——伊万啦。”王耀耸耸肩,往身后的橱柜上一靠,一副无奈的样子,“虽然我差不多也习惯他偶尔的那种古怪状态(*指黑化)了……但他今天的状态还是有点恐怖啊。”

————————————————

其实伊万并不是被王耀邀请来的。

虽然两人向来关系不错,也总是私下里相互串门,但王耀清晨一打开门看到这位不速之客时,也着实吓了一跳——更何况伊万还反常的一脸阴郁。

“呐,王耀。我能进来坐坐么。”

“——吓得我以为是我家人拔了他向日葵炒瓜子。”王耀半开玩笑道,“后来才知道是阿尔那家伙又嚷着要搞什么政策来针对他……唉,吃了些茶点之后稍微好了一点,但一直没有要走的意思————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啊……不过……”他忽然凑近本田菊,低声道,“待会儿饭桌上可别提任何可能让伊万不高兴的事。嗯,特别是和阿尔弗雷德相关的。”

“在下明白了。”本田菊难得十分干脆地应答道。毕竟他也明白,面对伊万·布拉金斯基这种人应格外谨慎————尤其还是处于非正常状态的。

————————————————

“呼,真香啊。”伊万俯下身,饶有兴趣地欣赏着桌上的菜肴,“王耀的手艺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呢。”

“哈,那当然。”王耀搁下手中的碗碟,略显骄傲地回答道,“难得三个人聚在一起,当然要好好准备啦。”

“也对呢。”伊万在桌边坐下,又忽然想起了什么,摸了摸衣袋,“诶……今天居然忘记带伏特加了,真可惜,吃饭时不喝上一点的话,感觉兴致一下就消失了呢……”

“这么严重吗……不过,酒什么的我家可不缺!哎,这就挑一瓶给你们尝尝……”王耀一把拉开桌旁的酒柜,顺手想拿瓶白酒出来,但转念一想:伊万那种喝惯了烈酒的人,这种普通白酒恐怕不会合他的口味?于是他又在柜中翻找了一会儿,最终找出几瓶标签为“64%”的。“这度数大概够了。”他如此满意地想着,从中抽出一瓶:“哟,就这种吧!”

王耀把三人的酒杯斟满,思索片刻,端着自己的酒杯站起,道:“今日难得聚会,呐…可就别谈什么烦心的事————政事也免谈啦!”他突然向本田菊眨了眨眼,再次举杯道:“所以———干杯!”

本田菊自然了解王耀的意思,默默点头表示会意,端起酒杯轻声应了一句“干杯”。

“是呢,大家都要开心才好嘛。”伊万也微笑着举杯与另外两人相碰。

晚饭进行得还算顺利。正巧一旁的电视正播报着近期的热门新闻,三人便一边吃饭一边默默收听电视里的消息,偶尔还发表一两句个人评论,气氛颇为融洽。

“下面开始播报国际新闻————”

王耀吃饭的速度慢了下来,他不详的预感骤然增强了几分。伊万和本田菊也中止了对王耀家社会新闻的谈论,转而望向电视。

“近期美国宣布退出伊核协定,并声明近期出台对伊朗制裁方案————”

王耀紧张地吞了口唾沫,瞥了伊万一眼,后者正端着酒杯,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

“美国将驻以色列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

为啥又是阿尔。王耀阴郁地想到,继续紧张地观察伊万的表情。他看起来状态还不错,只不过喝酒的频率加快了几分。

“美韩举行大规模联合军演,朝方表示强烈谴责————”

本田菊也有些坐不住了。他不安地看了看一杯接一杯的伊万,又望向表情僵硬的王耀,谨慎斟酌一番措辞,缓缓开口道:“耀君……在下认为,吃饭时看电视,还是有些……”

“有、有道理呢!”未等他说完,王耀就忙不迭地应答道,起身去拿遥控器,“我这就把电视关———”

“我倒觉得王耀家的新闻很有趣呢。”一直闷声喝酒的伊万突然抬起头,幽幽说道,“如果可以,能过一会儿再关吗。”

说着觉得很有趣,但这个阴森的语气是怎么回事!王耀暗自吐槽道。但既然伊万如此说了,他也不好拒绝,只得硬着头皮坐下。此时电视里的新闻已经切换到了关于美国CIA新任局长的报道,王耀一边听着,一边怨念地用筷子狠狠戳击碗中的青菜。

连这点小事都要播报!阿尔弗雷德是给你们打了钱么!!

要是今天咱有个三长两短明早就去拆了你们电视台!

那边的伊万似乎丝毫未察觉此时的紧张气氛,依旧自顾自地往杯中添酒。忽然见他晃了晃酒瓶,略显不满地眯起了眼———酒瓶已经空了。“呐,王耀,这种酒还有么?”他举起那空瓶问道,“味道很不错呢。”

“什……喝完了!?”正沉迷于诅咒电视台的王耀一愣,这才注意到那一整瓶烈酒已被全部喝光。震惊之余,他担忧地看了看双颊已经微泛红晕的伊万,“还是别喝了吧,万一喝多了的话……”

“不会喝醉的啦————”伊万晃晃脑袋,转身就要开酒柜,“我可是喝伏特加——长大的哦。”

“等一下!还是别……”

“————没关系哦————”

两人争执之时,旁边电视的画面一闪,切换至今日的新闻访谈专栏。

“————本期专栏的主题是:”主持人面无表情地宣读到,“美俄对峙。”

“啪嗒”一声,一旁安静吃饭的本田菊手中的筷子滑落到桌上;这一头,正欲起身阻拦伊万的王耀也一时呆愣在原地,张着嘴,脸上的表情说不清是惊愕还是惊恐。

完了。两人心想。这下是真的完了。

这题目简直就是活生生把他们往地府里推啊喂!!

伊万也注意到了电视栏目的转换,他沉默地盯着屏幕上醒目的具体标题,表情逐渐变得阴沉。那两人觉得他大概下一秒就要冲过去拆电视了。

“伊万,那、那个……”王耀小心翼翼地试探道,“要不……”

“很有趣呢。”伊万冷冷地打断了他,“再来一瓶吧,王耀。”

未等王耀回过神,伊万便上前一步,一把拉开酒柜,把剩下的几瓶全部搬了出来。他坐回桌边,撬开其中一瓶,看了看面前的酒杯,似是迟疑了片刻,把酒杯往旁边一推,直接抓起酒瓶往嘴里灌。

王耀和本田菊惊恐地看着瓶中的酒急速减少。

“目前,美俄关系并没有因特●普上台而回暖……”

咕嘟。

“……有评论称,当前两国关系甚至比历史上冷战时期更为恶劣……”

咕嘟。

“在军事方面,两国也摩擦不断…在上个月的某次军事演习中……”

咕嘟。

“目前美国提出要对俄实施新一轮制裁……”

当啷!

第二只空瓶被伊万重重砸在桌上(王耀注意到酒瓶表面出现了细微裂痕)。他单手撑着头,另一只手仍抓着那只可怜的酒瓶,盯着桌面,发出一声不明所以的叹息。餐厅里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三人都垂着头一言不发————准确来讲,其中有两位是不敢发言。

“哎,咱们也吃得差不多了,要不把桌子收拾了吧。”最终还是王耀率先站起来,打破了这尴尬的局面,他一边迅速把桌上的碗碟收作一叠,一边招呼着两位客人:“我来收拾,你们先去客厅喝点茶吧,刚喝完酒,来点茶也好。”

“——有劳您了。”本田菊附和道,也跟着站起来,“那么伊万先生和在下一起去客厅吧。——伊万先生…?”

只见伊万仍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仿佛没有听见两人的话。他脸颊通红,双眼半闭着,嘴唇微微蠕动,似是在说着什么。本田菊感到有些奇怪,便凑近了想听清伊万说的话。当他靠近时,却意外地发现伊万并不是在说话,也不是在发出诅咒之类的,而是……在唱歌?

伊万低着头,低声哼唱着某首本田菊听不懂的俄罗斯歌曲,抓着酒瓶的那只手还伴随着曲调轻轻打着节拍——和方才看电视时的状态大相径庭。

“……伊万先生,您和在下一起去客厅吧?”面对此等诡异场景,本田菊强压心中的震惊,提高声调重复了一遍刚才的问话。

“唔……嗯?”歌声戛然而止,伊万这晃了晃脑袋,一脸迷茫的神情:“不吃饭了吗?”

“哈?”听到这样的回答,本田菊有点懵,“耀君见您也吃完了,就把餐具都收走了啊?”

“是这样吗…呀,抱歉,刚才稍微有点走神了呢。那么走吧——”伊万站起来,语气轻快地有些反常。他走向客厅,一边不断地自言自语:“我记得王耀家有一档很棒的电视节目,好像是一些名人一起玩游戏什么的,不知道现在有没有呢……”

伊万捡起茶几上的遥控器,研究起了他几分钟前似乎还想要砸烂的电视机——此时新闻播报已经结束了。本田菊难以置信地看着伊万愉快地摆弄着遥控器,回想起伊万从放下第二只酒瓶开始的一系列古怪行为,一个令人不安的想法在他脑内逐渐成型。

——这人,不会喝醉了吧。

cp送的威利!!!
我好喜欢她……_(´ཀ`」 ∠)__

大概是个人对金幻&幻金的一点看法

【本来只打算发空间的,但还是厚颜无耻地扔在lof了
中二产物,求不打】

今天看到有人说,她觉得金幻这对并不好。
原因则是因为,虽说他们的确是很好的朋友,但是金看起来并不理解紫堂幻的内心,甚至一次次无意识地伤害他;也许紫堂幻最终选择走向深渊,有一部分正是因为他与金之间巨大的落差。
我并没有否认。
金,热情乐观,大大咧咧,做事粗枝大叶;紫堂幻,温柔细心,冷静谨慎,但内心极度自卑。
金并不了解紫堂幻的过去,甚至完全无法理解他的内心。紫堂幻很重视他这唯一的朋友,却又因朋友的不断进步感受到极大的反差而愈加自卑。
所以,紫堂幻曾跪在敌人的面前,坚定地说出『这次,我绝不会手软』这样的话;而现在,他再一次走向黑暗的深渊,面对昔日挚友的呼喊却不曾回头。
性格不合,又无法互相理解——这样看来,他们的确称不上是什么“好搭档”。甚至可以说是很差劲了。
可是,你知道吗。
『友谊』从来不是由两人的相似程度或者实力的差距决定的。
他们也许生而不合,但却从未想过放弃对方。
你也许看到了他们之间无法跨越的隔阂。
但是,你没有看到,在危急关头毫不犹豫出手相救,面对首领的质问,颤抖着说出『...看到金有危险,不知道为什么我就...』的紫堂幻。
你没有看到,即使是遭到了所有人的阻拦,甚至亲眼看见他援助敌人之后,仍然怀着一线希望冲着他的背影大喊『不要走』的金。
诚然,金不理解紫堂幻,但每次当他陷入绝望之时,他总会第一时间用他特有的方式试图安慰他;紫堂幻一直因无法跟上金的步伐而失落,但每当他看到金的进步时,眼里也只是带着纯粹的羡慕和作为朋友的骄傲。
所以我才会一直喜欢他们。
不是出于他们相处多么融洽,
不是出于他们之间的配合有多默契,
只是出于他们的这份友谊,仅此而已。

这套好好看啊
(悄悄加了个滤镜

MC终末之诗里最喜欢的几段。。。
莫名很想把这三段送给紫糖?
真的很希望他能战胜内心。。。然后变回以前那个小天使啊。。。
【私心打个tag。。。】

【金幻】追光者.

☆大概是刀子
☆ooc有
☆授权转载√非原创

看过日全食吗?就是太阳被黑暗笼罩的那一刻。

但尽管是被暗雾笼罩之外的一缕,看上去微不足道的阳光,也足以击破,脆弱的幻境。

我叫紫堂幻,是个废物。

仅仅只是个废物。

可是为什么,对于我这个微不足道的废物,你还会报以那样的微笑呢?

太阳是璀璨夺目的,你也正如你的名字一样,拥有着令人艳羡的光芒。

我呀,在你的身后,只是一个小小的,飞蛾的影子而已。

我本应该讨厌你,因为你的光芒太过耀眼,会灼伤我的心。

可是,金,你知道吗。

飞蛾有趋光性,尽管光芒再过灼热,也会忍不住追随着。

直到————

金,你是笨蛋。

明明死都不肯加入鬼天盟,却以“朋友就要一起”的愚蠢想法陪我一起陷身泥沼的笨蛋。

明明经过我的背叛,却偏偏要等我,一直把我当朋友的笨蛋。

明明见识过大赛的残酷,却说永远不会有自相残杀那一天的笨蛋。

可是,我就是这样的人,明明什么都可以舍弃,但偏要追逐着你这个有着耀眼光芒的笨蛋的人。

你知道吗,金

在看到你笑容的那一刻,一向对飞蛾趋光行为所不理解的我,才明白为什么。

飞蛾不是因为世界的规定而趋向阳光。

而是自己向往,憧憬着太阳,永远,永远地追随着。

即便是死了。

对,直到死。

这一天,终于到来了。

金跪坐在地上,惶恐,不安,弥漫在他的周围。他的眼睛里已经完全没有聚焦,有的,只是黑暗。

我,紫堂幻,已经精疲力尽,金也是。

我捡起了旁边的一把废刀,很重,我都不知道自己为何能举起它。

我很平静,比一生中的任何一个时刻都平静。

“金,来吧。”

“紫堂…你不会是要……不,紫堂……”

金的眼神空洞,像我望来的目光里,没有任何的惊讶,只是空空的,弥漫的黑色雾气已经快要凝成实质。

“既然只有一个人能活下去,那么我选择杀了你,金。”

该死,就连向他举起刀也在下意识抗拒么。

金慢慢的从地上撑起来,全身布满黑色的金。

无数的漆黑影子,一根一根,扭曲的箭头形状。

我丢开了废刀。

“——但是,我做不到。”

金,你说对了。

黑色的阳光,破碎了虚渺的幻境。

“紫堂——————”

最后唤醒我的,是金撕心裂肺的呼喊声。

还有冰凉的,源源不断滚落的水珠。

眼前是模糊的颜色,金握住我手的力气,很大。

“金,你是不是可以活下去了?”

好像有很多话,但是现在只想的起来一句。

“不要……为什么…紫堂…”

金的眼泪止不住般的滚落,抿紧嘴唇,却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手无法抬起来,我连帮他拭泪的资格都没有。

勉强向他展露最后一个微笑。

“因为,你是我的太阳啊,金。”

好像还有话要对他说,但想不起来了。

“紫堂……不要……你还不能死…我还有话…还有话要…紫堂————”

想起来了。

“我还没有…跟你说过…我很喜欢你,金。”

我在模糊的视线中,看到金拼命地点头。

嗯,这就足够了。

“金,晚安。”

“紫堂————————”

金,你知道吗?

飞蛾不只是趋光性而已。

它们甘愿,疯狂的扑向太阳,把自己的身躯粉碎在阳光里。

金,晚安。

晚安。

(W—A—N—A—N)

(我—爱—你—爱—你)

CP送的圣诞节礼物QAQ
好看的要命啊啊啊啊啊她人超好_(´ཀ`」 ∠)__
幸福得冒泡泡˚‧º·(˚ ˃̣̣̥᷄⌓˂̣̣̥᷅ )‧º·˚
圣诞快乐喔各位❤